首页 娱乐新闻正文

特别策划:两会百姓看点(4)我们需要怎样的娱乐新闻

  近年来,一提起娱乐新闻,大家就会想到明星的各种绯闻、丑闻;一提起从事娱乐新闻报道的记者,人们甚至冠之以“狗仔队”。因为只要稍稍留意,就会发现这类新闻充斥着小报小刊和网络媒体。“两会”期间,低俗娱乐新闻炒作现象,引起多位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批评,代表、委员们发出了建立娱乐媒体行业规范的呼声。

  据悉,赵本山对有关其春节前“炮轰”央视事件的相关报道“深恶痛绝”,他认为正是由于媒体夸大且过多地恶炒把一件平常的工作事件扩大和上升,他甚至在两会前公开表示“现在恶意炒作的新闻越来越多了,有的时候因为一个不起眼的负面报道,恐怕就会对一个明星的一生都造成影响。”消息一出,立即得到许多文艺界人士的遥相呼应,黄宏、濮存昕、姜昆、冯小宁等都分别表示了对“炒作”加以限制和规范的态度。

  黄宏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文艺界的主流是好的,但为什么大家普遍对它印象不好呢?文艺界的一些事,好事传的慢,传不出去,一些坏事倒是弄得漫天飞,给人错觉,支流代替了主流,这是谁的问题呢――媒体,一些媒体,也同样需要加强职业道德建设。

  黄宏说,他也要向一些品位不高的媒体问一问:你们的职业道德在哪里呢?黄宏说,一些媒体,为了自己的报纸、杂志、节目畅销,把趣味点放得很低。现在虚假宣传太多,一些媒体的记者,利用手中的权利,不负责任地进行虚假报道,参与到对人、对事的炒作上来,制造混乱。 目前一些媒体,负面宣传太多而正面报道太少。他们不去关心文艺界真正的问题,专挖名人隐私,为了有轰动效应,甚至不惜制造耸人听闻的大标题,而文章内容则是空空。

  为了吸引眼球,不忠实被采访者的本意,断章取义。黄宏说,他有时对此感到很委屈。

  黄宏说,媒体也要树正风、走正路,因为媒体也有很强的导向,不要制造混乱。“一些媒体,同样要加强职业道德建设。”

  魏明伦认为,媒体还是应该有一些基本的道德要求:比如材料要真实,新闻要真实。不能捕风捉影,不能制作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来歪曲事实。另一方面,公众与媒体联合起来,也会形成一种暴力。有的演艺圈的人,可能犯了过失,可是,这不是一个很大的过失,但在媒体的聚焦下,这个人可能被搞臭、搞黑了,可能被毁了。他犯的过失不大,但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这其实是一种粗鄙文化的体现。

  濮存昕说,媒体是演员和观众的桥梁,媒体和演员要互相配合,谁也缺不了谁。他说,随着我们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我们的趣味要提高。说到这里,他举了一个例子:他曾去一个地方参加一个活动,活动结束后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12点半了。这时,有人敲门,是记者要求采访,他觉得酒店离市区那么远,记者好不容易跑来并等到那么晚了,觉得记者很敬业,就答应接受他的采访。在酒店大堂刚坐下来,记者就问:你和宫雪花是什么关系?。他一听就很窝火,因为在这之前他连宫雪花都没有见过,明显就是要炒作。他说,其实这样也炒不出什么名堂来。

  媒体和演员都要有社会责任感,宣传报道要客观,真的不要炒作。不要把个人摆在不恰当的位置,演员把自己的东西摆上报纸越少越好。他说,个人太不重要了,中国人文哲学的最高境界是“天人合一”,个人和社会、个人和集体、个人和对方、个人和环境,应该越融合越好。

  冯小宁委员说,虽然我自己一直较低调,不炒作,但我认为应该正确对待炒作这一问题。影视作品有商品属性,广告宣传可以说是正常的商业手段,我们应鄙视的是经济利益驱使下的虚假炒作,它使炒作者获得暴利,但却对社会造成损害。炒作之风盛行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他说,在中国,文人相轻之风延袭已久。炒作从本质上是这种不良文风的延续,人们包装炒作自己的同时,也在贬斥他人。

  全国政协委员姜昆表示,现在许多娱乐新闻,从过去关心明星婚恋到如今关注赤裸裸的性丑闻,炒作之风实在刮得太厉害,“对于一些媒体上登的娱乐新闻,我都不敢相信了。” 姜昆委员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浮夸、浮躁不利于年轻人的成长。”三年来,他一直在中央台做着一档名为戏曲人生的节目,专门展现老一辈艺术家“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艺术风采,希望人们尤其是年轻人能从中得到启示,在浮躁的环境中沉稳一些,冷静一些,耐得住寂寞。

  他说一些人为了名利,一切钱当家,什么都敢做,甚至为出名,自己营造一些东西,不惜制造桃色事件等让自己出丑,然后爆炒。一些演员在一夜成名后,之所以出现很多问题,是因为他们基础太差,文化基础、道德基础,各方面的教育都非常薄弱,不成熟,所以空虚,要寻找刺激。有些演员,为了钱,为了名,对作品不加挑选,什么都演,什么都敢演。

  魏明伦委员认为,如今是网络时代、信息时代、媒体时代,宣传本身无可厚非,而且别人宣传,你不宣传,恐怕还不行。但不应宣传不当、过度炒作,就像把一种药说成包治百病,把蚂蚁说成骆驼,要么把话说得太满太绝对,要么小题大做,甚至无中生有,宣传与内容反差很大,让人看了很失望。 魏明伦委员认为网络时代的语言对炒作之风的形成也有影响。他认为当今“痞子语言”、“暴力语言”大量存在,对语法修辞全然不顾,贬人夸张,吹捧也无限夸张。

  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吴贻弓委员对当前的明星们不断成为低俗新闻的主角,感到非常惋惜与无奈。

  委员们认为,炒作现象的出现,小报小刊本身难辞其咎。小报小刊对明星丑闻、绯闻的兴趣,主要是经济利益的驱动。小报小刊需要吸引读者的注意,问题在于是满足读者的哪一类好奇心,就需要记者的选择。文化多元是时代的进步。但任何多样的文化需求都要有健康向上的主导方向。肩负着舆论导向与审美导向职责的媒体,应该冷静地意识到自身的责任。对于已经走偏了的公众焦点,记者应该冷静地加以疏导和引领,而不是点火添柴―――这是每一个记者从业的基本准则与不容推卸的责任。原新闻出版署署长于友先委员说:“不管是哪方面的明星,都要以实力说话。媒体也要以报道他们的建树为主导,这才是正确的方向。”

  我们需要一个健康向上的舆论环境,这就需要明星与记者都多一份敬业精神,多一份对自己、对社会的责任感。“记者把文章写好才是功力,演员把戏演好才是实力。”委员们的批评与劝诫代表了广大群众的心声。

  委员们建议,要建立娱乐媒体的行业规范。大家谈到,道德的约束是脆弱的,行业规范则是硬性的。无论演艺事业,还是新闻事业,是否都需要一种外在约束,才能让当下轰炸式的炒作有所收敛。他们纷纷呼吁:演艺界人士和新闻从业者,都应该从低俗新闻中抽身而出,看看自己扮演了怎样的角色。由此而引发的关于职业精神与职业自律的话题,再度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

  谁也不否认名人的奇闻轶事、娱乐明星的红杏出墙,有着相当数量的读者。但办报要讲格调,报道要讲责任。不论什么样的报纸,既要讲经济效益,更要讲社会效益,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只讲赚钱,不讲责任;只讲迎合,不讲引导;这样做有违办报办刊的初衷,也是法规所不允许的。这不是什么新道理,而是办报办刊的常识。现在的问题是,有些媒体的负责人明知不对,却对这样的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暗地里支持纵容。这是很不应该的。关注名人、追踪热点是不错的,但“关注”和“追踪”应该有格调。德艺双馨的影星、歌星、球星们的嘉言懿行,各条战线的领军人物和英雄模范的先进事迹,给人鼓舞,引人向上,他们才应该是报刊的主角。即使是轻松的娱乐,与低级趣味、无聊噱头也绝不可同日而语。那种让“明星取代模范,美女挤走学者,绯闻顶替新闻,低俗代替端庄”的倾向,那种靠故弄玄虚、骇人听闻,甚至是炮制虚假新闻来制造“看点”的行为,都是娱乐文化的严重误区。

  人民群众在实现物质富裕的同时,追求丰富的文化娱乐生活,这无疑是社会的一大进步。让人民群众在闲暇之余,尽情地享受轻松的文化娱乐,不单是娱乐类报刊的专长,也是各类大众媒体要努力做好的事情。但无论是高雅文化的熏陶还是通俗文化的娱乐,都毫不例外地承担着寓教于乐的社会功能。对于直接面向广大受众的娱乐文化而言,它同高雅文化一样需要健康的格调和审美的引导。通俗不是庸俗,更不是恶俗;娱乐不是无聊,更不是挑逗。把刺激当快乐、将肉麻作有趣,只会助长低俗情趣,污染社会环境,对青少年健康成长尤为不利。点击进入人民论坛》》

  近年某些小报小刊的娱乐新闻几乎成了“愚乐新闻”,似是而非的小道消息、子虚乌有的假新闻都能堂而皇之见诸报端。造谣,辟谣;中伤,反驳;挑拨离间,制造明星口水仗……都成了某些娱乐媒体惯用的“新闻报道”手段,严重干扰舆论,混淆读者和观众视听。假新闻和恶意炒作已经成为媒体之“大殇”,给新闻媒体良性发展带来了很大的负面效应。而一些主流媒体正在不断提高新闻报道的准确性和公信力,杜绝假新闻和恶意炒作在媒体内部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然而,不少娱乐新闻的恶意炒作“毒源”并不在媒体,而在某些明星、“准明星”身上。看看近年来最具代表性的恶意炒作的新闻:从当年轰动全国的“张艺谋王海珍恋爱事件”,到去年的张铁林和周璇“性交易案”以及黄健中“性丑闻事件”,追究到最后,哪个恶意炒作事件没有“当事人”参与甚至一手操纵?某些人为了出名当明星,某些明星为了保住或扩大自己的名气,不择手段,甚至亲自操刀为自己炮制“花边消息”、假新闻,利用媒体兴风作浪。新闻炒作可谓“明星之痒”,某些明星、“准明星”需要“扬名立万”的时候,新闻报道无论真假美丑都是来者不拒,炒得越火越受用;而一旦功成名就之时,就生怕被媒体踩住尾巴、揭了疮疤,惟恐避之不及,甚至喊打喊杀。

  赵本山是善良而正派的明星,上面两种情况在他身上都不存在,他所提出“限制娱乐新闻恶意炒作”的提案立意和方向都是正确的。但是,要如赵本山所愿,靠加强对娱乐媒体的监督管理杜绝娱乐新闻的恶意炒作,谈何容易!什么叫炒作?什么才算“恶意”?现有法律法规都没有明确的界定。因此,在约束媒体、促使媒体加强自律、提高报道水平的同时,更应从娱乐圈自身入手,提高明星道德素质,树立正确的“名气观”、“名誉观”,端正娱乐圈的风气,这才是“正本清源”之举。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打开门户网站的娱乐首页,入眼即是丑闻。无边无际的丑闻,几乎成了娱乐新闻的全部内容。包括一些报纸媒体,都以获得了某件花边新闻的蛛丝马迹为荣。不厌其烦地追踪报道那些破事。难道丑闻真的比作品更加喜闻乐见,难道真像老狼唱的那样“一切就像是电影,比电影还要精彩”?

  最近帮人策划炒作,闭上眼就是各个网站那些暧昧的专题和新闻标题,仿佛不走进拉链门就没有人关注,仿佛不吵架不吃官司就不能大红大紫,更有甚者为了炒作自己不惜担负身败名裂的风险,这倒也成了成功的个案,成了后来人争相效仿的对象。

  至于有什么好影片、好唱片,则已经鲜有人关注,当然,那些借用其他手段炒作成功的除外。于是,我们的娱乐看似流光溢彩、花里胡哨,实则表面繁荣,其内部早已残花败柳。从艺人本身到操作者到娱乐记者,整个娱乐新闻的发布陷入了一个畸形状态,这种状态让娱乐圈看起来越发像一个大染缸。都说娱乐产业是朝阳产业,满地都是黄金。但是,以我们娱乐圈的这种状态,你拿什么圈钱?丑闻吗?还是这些整天除了作秀和吵架不会别的事情的所谓明星们。

  投资商虽然不懂娱乐,但是并不是傻子。而且这种娱乐就算你懂了又有什么用?越懂越让人想对此等事敬而远之。如果想让娱乐产业在中国如日中天,只有先拯救我们的娱乐。把它从迷途上拉回来,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提高专业技能和道德素质上,放在创作和表演上,比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制造丑闻实际得多。毕竟,这也是一个事业,不是无聊人的游戏。

  最近赵本山大叔把“禁止恶意炒作”作为一项议案提交,后来据说放弃了。其实:即使成功了,法治娱乐圈究竟能有多少效果仍然不得而知。提高从业人员素质固然重要,但是群众的眼光早已被腐蚀掉了,他们习惯了恶意炒作和花边新闻。如何改变娱乐圈受众,即这群广大饮食男女的关注点,则也是一个任重道远的过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